当楚天南看清了床上之人以后,顿时是怒目圆瞪,因为床上躺着的人,并不是别人,正是白家的白子墨!

但是此时的他,已经是昏迷不醒,就如同死人一般躺在那张床上。

“你这是何意?”楚天南声音低沉地说道。

“呵呵,这是他自己选的路,他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心愿,付出了一点代价罢了,如果没有这里的能量支持,他也活不了太长的时间。”鬼王并没有说的太过明显。

“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呢?”楚天南的心里,其实已经乱了,到现在为止,他最放不下的其实就是自己的母亲。

虽然不知道鬼王口中所说母亲去世的真相,究竟是真是假,可是已经挑起了楚天南心中一直埋藏的情感。

因为他的母亲一直以来身体都是非常的好,那一年突然就身体状况急转直下,就连去世都是那么的突然,这也是楚天南一直都放不下的事情。

这一次,不管楚天南怎么伪装,鬼王似乎已经吃定了他似的,直接说道:“我要你把陈家家主和白家家主,带到我这边来,如果可以的话,白家那小子,也可以一并带过来。”

“你真当自己能够主宰任何人吗?”楚天南身上的杀意骤然攀升,搅动着四周的极阴之气,引得整座塔楼都在不断地颤动。

“修罗!”鬼王大喝一声,刚才那个中年男子立即就闪到了楚天南的身前。

修罗同样爆发出惊天的杀意,本来颤抖的塔楼,在两人的杀气碰撞之中,与极阴之气引起的反应,使得整栋塔楼开始动摇了起来。

“楚天南!不要以为华夏就只有你一个高手!还有多少比你强的人,你都没有见到过呢!”修罗露出狰狞的笑容来,他身上散发的气势,丝毫不输于楚天南。

唯美女孩初春户外唯美写真

“呵呵呵,你以为我没有点底牌,就敢跟你玩吗?”鬼王就坐在后方,心有成足地说道:“我对你早就是有研究的,修罗可是我专门为了你而训练的!你以为白鹏那老家伙教出来的,能和我的徒弟比吗!”

鬼王话音刚落,只觉得眼前一道红光闪过,接着身后的塔楼的窗户破碎的声音传来,再看向眼前,楚天南和修罗的身影都已经不见。

鬼王看向被撞破一个大洞的墙壁,眼睛中却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只见夜空之上,一个赤红色的身影,正抓着一个强壮男子的脸,重重地从高空之上向地面狠狠地摁了下去。

轰隆!

一道巨大的撞击声伴随着强烈的地面震感,向四周传了过去,那些因为极阴之气聚集的黑雾,也被撞击的冲击波和尘土,冲散了许多。

尘土之中有两道红光流动,那正是楚天南的暴怒的双眼,他平生最见不得别人拿自己的母亲来要挟自己,还有一个就是侮辱白鹏老爷子。

而鬼王这两样都冒犯了。

鬼王的轮椅慢慢地开到了那个破洞边上,俯视着下方的楚天南,只听砰的一声,楚天南那闪着红光的双眼,已然到了他的面前。

鬼王非但没有受到惊吓,反而很冷静地笑着说道:“这件事情,可是关乎到你母亲,还有白家与陈家的恩怨,我知道你跟这两家的小子有瓜葛,如果不愿意看到他们继续反目为仇,我可以帮到他们的!”

楚天南并不知道陈白两家的恩怨究竟是什么,也不知道白子墨跟鬼王做了什么交易,才会豁出命来,愿意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容器,把雷属性的能量传给自己。

这一切楚天南本该不想深究,但是鬼王的所作所为,似乎都是为了自己,并且从他口中说出,还跟自己的母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鬼王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,看着面前悬在半空上的楚天南,他已经把楚天南吃的死死的,他的母亲就是软肋,有弱点的人,那就毫无无敌可言。

东边的天际线,一道光亮投了过来,同时也将楚天南眼中的杀气驱散了开来。

奇怪的是,在这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这座城市开始,那些极阴的自然之力,居然开始慢慢减弱下去。

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与之相反的至阳之气,本来阴气森森的城市,也逐渐有了生机一般。

塔楼也从吸收极阴之气,转变为了吸收至阳之气,在外头形成了一个保护光罩,将楚天南和塔楼隔了开来。

鬼王看到楚天南迟迟没有动手,他知道自己已经赌赢了,楚天南绝对会去陈白两家做说客的。

果然楚天南咬了咬牙,一个踏空向着城外飞了过去,整座城市已经褪去了昨晚死气沉沉的环境,换上了生机勃勃的样子,街上不断有汽车和上班的人,来来往往,根本就看不出来晚上居然会是那番模样。

等到楚天南离开了之后,塔楼底下的尘土慢慢被吹散,露出了一道巨大的深坑,那便是被楚天南将人带头都摁进土里的修罗。

本来一动不动的修罗,突然张开双手,朝着旁边用力一撑,就将自己被埋入地下的身体撑了起来。

除了身上十分的脏乱,整个人的状态就像个没事人一样,爬起来后竟然还活动了下身体,这才趁着塔楼外面的保护罩完形成之前,进入了塔楼之内。

此时的塔楼内,也是被至阳之气所包裹,那发着光如同尘埃般的至阳之气,正在向楼顶汇聚。

修罗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一跃而起,至阳之气与极阴之气一样,越是往上受到的压力越强。

但是修罗也是非常轻松地跳到了第九层,并走到了鬼王的身后。

“师父!”修罗躬身道。

“怎么样,你有把握打败楚天南吗?”鬼王目光灼灼地看着楚天南离去的方向,不知道心中在盘算着什么。

“如果刚才那是他的实力,那我用半成力就能打败他。”修罗轻描淡写地说道,对于楚天南如此对待自己,丝毫没有一点愤怒的感觉。

“如果不是您在,在他触碰到我之前,可能都已经是个死人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