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洞中,蓝衣男子准时的睁开双眼,四周的僵尸也和他一样睁开双眼。

“该出发了,我都等不及了,我想你们也一样吧。”

蓝衣男子低头看向怀里了的包袱,接着站起身来把两个包袱背在身后。

“走吧,今晚就是我们一家大仇得报的时候。”

说完率先走了出去,四周的僵尸则跟在他的身后。

夜深人静万懒俱寂,整个村子都已经睡下,只剩下冷凝霜的院子里还亮着幽幽的灯光。

今晚明月高悬,甚至不用点灯都能看清周围的一切,院子里众人已经等待多时了。

冷凝霜把神像恭敬地放在神龛内,接着上了柱香。

院子内,玄凤依旧坐在摇椅上扇着扇子,夏天的夜晚蚊子还是很多的,修炼之人也难免被叮几个包。

突然间,沙沙的树叶声动,冷凝霜的院子可不在山脚下,就算风吹树叶也不能这么清晰,就像是声音在耳畔响起,而且就算是树叶声,但也得有风吹才行啊,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风。

沙沙声还在持续着,就在这时,小院前道路的尽头,一排影子出现。

掌邢司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些人影,眼睛一扫粗略的数了一下有九道影子,他们排成了一横排,朝着小院而来。

海边小清新美女清甜凉爽写真

一跃三四米的距离,这一排影子正一蹦一跳的袭来。

那弟子一看就知道是僵尸,于是立即转身进院。

“那个人来了!”

听到这句话,所有人顿时清醒过来,十个掌邢司成员对视一眼后立即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。

片刻之后,玄凤感觉自己脚下的大地轻轻的一颤,接着又回归了平静,他知道这是掌邢司布下的大阵起效了,从现在开始,就算他在村子里放大炮,这些村民也听不见任何动静。

砰~砰~!

院外,跺脚的声音越来越大,玄凤和刚出来的冷凝霜同时来到院外,九个僵尸也在同一时间站定,此时僵尸距离院门只有五米左右。

这时,蓝衣男子的声音响起。

“金峰的徒弟竟然是个女的,真是想不到啊,不过这样也好,总归是金峰的后人。”

面前的僵尸让开了,蓝衣男子从后面走了出来,腰间的弯刀此时正拿在手里,收刀入鞘,背后则是背着两个包袱。

冷凝霜表情清冷,淡淡的问道:“我想知道,我师父什么时候杀了你的妻儿?”

蓝衣男子双目如电,在冷凝霜提到他妻儿时脸色便阴沉了下来。

“你忘了!你居然忘了?!哈哈哈哈~!你居然忘了!!”

蓝衣男子癫狂的大笑着,双眼中的仇恨如同熊熊的烈火一般。

蓝衣男子毫不犹豫的挥手,身旁的僵尸直接朝着玄凤和冷凝霜杀来。

两人也不含糊,不退反进一拳一脚朝着僵尸而去。

只听得砰砰两声,两个僵尸直接倒飞而出,但其余的僵尸却还是扑了上去把两人包围。

七具僵尸把冷凝霜和玄凤围的死死的,蓝衣男子已经看不到两人的身影了。

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容,蓝衣男子以为冷凝霜和玄凤已经被制服了,谁知道这时,从天的火光从僵尸包围的中间冒出,直接把围着的所有僵尸部掀翻,这些僵尸或是胸前或是四肢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。

数十道符箓围着玄凤的周身不停的旋转,把玄凤围在中间,符箓如同锋利的刀刃并且伴随着一阵阵的火焰。

蓝衣男子一阵错愕,玄凤的能耐他多少知道一些,毕竟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交手了,但仅仅一击就让他的僵尸都废了,这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。1234小说

不过没关系,蓝衣男子看都没看那些一眼,与此同时,一道劲风从玄凤耳畔袭来,他周身的符箓突然形成了一面盾牌把一只锋利的爪子挡在了外面。

一串火花随着爪子和符纸盾牌的交错而出现,接着一瞬间蓝衣男子身旁又多了一个僵尸。

“飞僵!”

玄凤看清那黑影后随即脱口而出。

此时站在蓝衣男子身边的僵尸披头散发,身上一身古代将军的甲胄,上身除了甲胄外还有一件完由铜钱串成的马甲,叮叮当当的响着。

除了飞僵,蓝衣男子身边还有两个矮小的身影,一男一女,两人都穿着红色的短裤和一件绣着龙凤呈祥的大红肚兜。

尸童,这一男一女两个矮小身影正是之前玄凤遇到的尸童,只不过现在童男和童女齐出,实力也会大涨不少。

玄凤和冷凝霜皆是一脸凝重,一个飞僵就很难对付了,这又来了一对尸童。

“凝霜,这飞僵交给我了,尸童交给你。”

玄凤说道。

冷凝霜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一瞬间,两人飞别向着自己的目标窜去,玄凤单手轻挥,周身的符箓突然火光大作极速得旋转起来。

蓝衣男子这边没有人动作,但飞僵和尸童已然朝着目标飞奔而去,飞僵一道玄凤的符箓不闪不避直接撞在一处。

叮叮当当!

一连串的火花闪过,飞僵不愧是真正意义上的刀枪不入,锋利如刀的符纸甚至切不开飞僵的皮肤,只能在他身上擦出一阵阵的火花。

但这漫天飞舞的符箓也把飞僵挡在了玄凤一米之外的距离。

飞僵的爪子不断的撕扯着符箓,而符箓则像无穷无尽一般任由飞僵撕扯。

玄凤双指成剑捻着一张符箓直接朝着飞僵的胸前点去。

砰~轰~!

一道火光闪烁,飞僵被直接炸飞,但在空中他又突然站直身体轻松落地,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,就连爆炸的一丝痕迹都没留下。

玄凤收回手指,这一击他压根就没指望有什么用,只是想把飞僵的距离拉开而已。

同时,玄凤双手托天,周身围绕的符箓立即朝着他双手汇聚而去,在他双手的上方慢慢形成了一柄完由符箓组成的五米巨剑。

“斩!”

玄凤大喝一声,双手骤然落下,只见那符箓巨剑随着他的手势直接一剑斩下朝着飞僵而去。

猛烈的风压带着熊熊的烈火压的飞僵动弹不得,只能硬生生的接住这一击。

轰~!

符纸漫天飞舞,伴随着炙热的火焰符纸也被迅速燃尽,而出在爆炸中心的飞僵则完被烟尘所包围。

还不等尹阙一看究竟,烟尘中一道身影迅速窜出,直奔玄凤而来。

玄凤一瞧果然是那飞僵,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还真不是说说而已,这家伙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存在。

此时飞僵虽然没有伤,但是一身的甲胄却早已经碎裂,只剩下了一些碎片还挂在身上,但奇怪的是上身套在甲胄外面的那件铜钱背心却完好无损。

“唉~真难对付。”

玄凤无奈叹口气,眼看着飞僵朝着自己袭来,封路的爪子上一阵乌光闪烁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