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片刻,这阴柔男子便飞到那一幽静别院中。

秦二公子正坐在厅堂中喝着美酒,他的身边有诸多美丽女子环绕。

只是那日的那位美人却是不见踪影。

“公子,公子。”阴柔男子走进来连喊到。

“那远河动手了?”厅堂中的秦二公子满脸笑容抬起头来,可刚看到阴柔男子脸上的表情,其心中便是一沉。

“远河也失败了?”

“是,就在刚刚,远河在南风城中和那楚天风一战。远河落败,损失了一分身不说差点便死在那楚天风手里。”阴柔男子连开口。

“这么强?”秦二公子都吓了一跳。

那阴柔男子郑重点头。

秦二默默喝了一口酒。

“我和这楚天风交过手,三脚猫的功夫而已,轻易就被我重伤,更被我暗中下了嗜血蛊,你也知道,中了嗜血蛊,必死无疑。”

秦二公子摇头。“可他竟然活下来了,还一夜崛起,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清纯美女叶茵游乐场里的图片

“能解了嗜血蛊不死就了不得了。还一枪杀了葛天雷,再击败那远河…证明这楚天风不是我能招惹的了。”他生性冷酷,加上背后是秦国公。行事更是狠辣。可狠辣中又无比清醒。

他是仗势横行,不是自身够强。知道什么人自己能惹,什么人不能惹。

这楚天风就不是现在的自己能惹的了。连远河都差点身死…他?他手底下可没有能和远河媲美的强者。

毕竟如远河那等强者,他都是要平等相交的。击败远河大师的楚天风…

更是需要他巴结。

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替我给这楚天风送上拜帖,附上重礼,先前的一些小恩怨不算什么,争风吃醋而已。葛天雷冒犯楚三公子,死了活该。秦明更是一条狗而已,至于远河…我可没让这远河出手,只是不能给他灵血而已,他便主动出手。”

秦二公子摇头,从头到尾。他也就和楚天风争风吃醋而已。如今楚天风活的比谁都好,那些事,便都是小事。一瞬间就没什么大仇了。

交好这楚天风才是大事。

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敌人。

“为了玩一个女人…不值得。”秦二公子眼中光芒一闪。

再怎么说,他的背后都是秦国公。

哪怕楚天风真的崛起…要到秦国公那个高度也还是需要些时日的吧。

“是。”阴柔男子松了一口气。那楚天风如今实力强的怕人。的确不适合为敌。

当天,这阴柔男子便带着拜帖礼物送到苏动府上。

亲自登门。

送上拜帖在门口等待。

片刻王蒲乾亲自从府中出来。看到那阴柔男子,连笑呵呵走过去。

“王兄,在下奉秦二公子之命,特意送上拜帖。二公子往日年轻气盛,对楚三公子多有冒犯。还望楚三公子多多包涵。”

赔礼道歉来了?

王蒲乾心头一动,这秦二公子姿态放的够低的。不过王蒲乾早就得到苏动交代。

“这位大人,这拜帖我先收下,不过今日是不能见三公子了,还望转告,三公子过几日会亲自去拜访秦二公子。”王蒲乾连道。

“哦?如此甚好。二公子必定会备好酒宴。备好美人等候楚三公子到访。”那阴柔男子连道。

转身离去,他心里默默想着,这楚天风看来还是忌惮秦国公的。

也对,毕竟秦国公乃是天齐顶尖强者。位列国公之位。能交好,自然交好。

……

“南风城,金云宗的远河大师和楚天风大战,远河大师差点身死?”

灵华学府中。一袭白衣的李雪儿手中握着一令符。

她曾特意叮嘱自己的诸多朋友,有关楚天风的消息都第一时间告知于他。

往日都是一些风流韵事,她听一次恨不得拿剑去把楚天风捅一次。

可如今。天下间一次次传来楚天风的消息,一次次都让她感觉陌生恍惚。

“那个笨蛋…知道认真修炼了?”

……

苏动击败远河。按他估计,以秦二公子的办事风格必定不敢再继续针对他,所以特意交代王蒲乾。

至于南风城和天下间的震动,他是管不了了。仅仅交代南宫燕一声自己要修炼道法,不要随意打扰。然后便一头钻进自己房中。

房间里。苏动随手一挥。一些物品便出现在房间内。

有一些道法典籍。也有奇特宝物,灵丹妙药,还有一些符篆法宝。

“这远河如今也有数百岁,这数百年的确搜罗了不少宝物。”苏动看着面前的这些东西。

他不知道金云宗规矩,拜在这远河座下。便要大肆为这远河进贡才能得到栽培。外出得到宝物。若是不上交,更是会有严厉惩罚。

数百年下来,这远河身上宝物自然多的吓人。

但是这些宝物在苏动看来大部分都一般般没什么用处。最重要的是其中一图卷。

苏动伸手,将那诸多物品中的一幅图卷拿起,展开。这图卷有三尺长,一尺宽。材质本身便很独特,不是普通丝绸布帛。有奇特的道蕴蕴含其中,能够保存漫长时间不毁坏。

材质不凡。其上记载的东西更不凡。

苏动看着图卷上的诸多字符。虽然是第二次看,可依旧眼前一亮。

图卷分为两部分。一部分是图…那是一副人形的天地图。轮廓类似于人形,可乍一看如同魔影。境界到了苏动这等层次,自然不管是人是魔都对他没有丝毫影响。

第二部分是字。

强大气息从这每个字符上散发出来。

“魔尊遗留,这就是传说中魔尊遗留的传承图卷吧。”

万年前,这片世界上曾出现过一位绝顶强者,号称魔尊,这位魔尊崛起之路异常坎坷,其中艰涩转圜更是古来少有,历经诸多,这位魔尊才成就最强,强的旷古烁今,震撼一时代,无人可比,无人可敌!

更留下无数传说,其中之一,便是有关于其的传承遗留。

“传说,魔尊破界离去,到更广阔的天地寻求更强之路,临行前,留下了三幅图卷。三幅图卷详细记录了这位魔尊的道法传承。”苏动默默道:“这就是第二卷…记载的大部分是刀法。少部分道法?”

“这刀法…”

苏动目光看着图卷中的图影,以他的境界,自然轻易剖析其中根本和玄奥,隐隐中,他能够看到一柄冲天的刀,那柄刀刀身冰冷,刀尖狰狞,仿佛昂然欲要刺破苍穹而去!

整个图影,都是一套刀法,隐隐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可怕气息。

“好刀法…”苏动也震撼赞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