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“这又不是正规的赛车,当然能撞他。”

诸葛冰冰看到优势瞬间化为乌有,也感到十分可惜,无奈的继续道:“可也要追上他才行。”

她说的是事实,为了压制对方超过,可以使用干扰甚至撞击阻拦的方式。

可话说回来,都是车手,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再就是修理车辆也花费巨大,更主要的是,谁也不会在纠缠相撞上浪费时间。

“那就好,你坐稳了,扎好安带,一会别害怕!”秦烈坏笑着提醒。

“小心一点,这可不是闹着玩。”诸葛冰冰匆忙说道。

车子在高速之下,稍微的碰撞,都有可能造成失控,危险也就可想而知,车毁人亡的事情也并不鲜见。

“放心吧,有你这个大美女押车,不会有危险。”秦烈坏笑着回答。

“……”诸葛冰冰俏脸一红,心想,车祸跟美女不美女在车上有关系吗?

当然,她知道是秦烈故意调侃,转移话题道:“前边是最后一个拐弯路口,如果超不过对方,赢的可能性也就几乎没有。”

拐过路口后,还有不到十里路的直线距离,操作技术也就不再重要,完靠车辆动力来决定输赢。

而现在,车子多一个人,势必增加了负担,追上对手更不太可能。

黄色裙子吹泡泡女生图片

“嗯,坐好就行!”

秦烈说完后,油门几乎踩到底,法拉利如闪电般追了上去。

吱!

前边的卡克拉在转弯时,刹车转向漂移,动作一气呵成,卷起了一阵尘土混杂着轮胎摩擦地面的烟雾。

而就在他转弯减速的瞬间,秦烈两人的法拉利也赶到了路口。

只是秦烈并没有丝毫的刹车,而是方向用力一扯,车辆在高速之下完失去了控制。

右侧的两条轮胎离开了地面,整个车身剧烈的倾斜,马上就要翻车的架势。

车内的诸葛冰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,感觉车身都仿佛竖了起来,侧头往下看,便是面无表情的秦烈。

哐啷!

当车辆就要翻过去时,恰好撞在了卡克拉的车上,车身在撞击下终于落了下来。

擦擦擦……

当轮胎落地的霎那,能清晰的听到空转摩擦地面的声音及浓浓的胶皮烧焦味道!

车辆再次如闪电般冲了出去,可见整个危险的过程,秦烈始终没有松开脚下的油门。

“吓死我了。”诸葛冰冰小手不停的抹着胸口,呼呼的喘着粗气,可见心里的紧张。

但通过后视镜看到,卡克拉的车辆在撞击之下,直接停在了路边。

看到这一幕,俏脸上立刻充满了兴奋道:“快!快!快!保持住优势。”

“别吵,他很快就能追上来!”秦烈摇了摇头道。

“为什么?现在已经把他甩在了后边。”诸葛冰冰疑惑的问道。

“他的车改装的更好,燃油管与隔风口想通,动力快赶上你这辆车的两倍!”

“你也懂得改装车辆?”

诸葛冰冰回头望去,只见卡克拉已经重新追了上来,后边的消声器中喷出一串的火星,在黑夜中格外的刺眼。

继续道:“他这么改装太危险了,很容易引起自燃!”

“为了钱,烧辆车有算得了什么?今天晚上他赚的,就不止两辆车了。”秦烈耸了耸肩膀,无奈的回答。

卡可拉也不算违规,人家有这个胆量,冒得起风险,本来赛车不就是高风险吗?

要知道,一旦发生自燃,引起爆炸可能连人都跑不出来!

“虽然直线距离拼的就是动力,如果我不在车上的话,他想追上来也没这么容易。”

离终点越来越近,没有自己这一百来斤的负重,秦烈完有可能赢下比赛,诸葛冰冰带着沮丧说道。

“你不在车上的话,我可能根本跑不到这里。”

秦烈坏笑着说完后,继续道:“做好准备,对方追上来了!”

后视镜中,已经明显看到,卡克拉已经追到了十几米的距离,正在尝试着超车。

“他来这边了。”诸葛冰冰大声提醒道。

话音刚落,卡克拉的车辆突然加速,瞬间便追到了半个车身的位置。

秦烈猛向右打了一把方向,两辆车立刻纠缠在了一起。

噶……

铁摩擦的刺耳声音响起,迸射出耀眼的火花,秦烈仅仅抓住方向盘,丝毫不让半步。

吱!

卡克拉突然一脚刹车,依靠着强大的动力,接着一脚油门,绕到了左侧继续超车。

毕竟离终点越来越近,都能隐约看到挥舞着手臂的人群,这时候冲不过去,也就意味着输掉了比赛。

嘎……

双方车辆再次紧紧的贴在一起,火星四溅。

这次两人都紧紧抓住方向盘,谁也不肯再有丝毫让步,车挤车如闪电般向终点冲去。

卡克拉车辆强劲的动力再次体现,一点点不停的前移,侧头间两人便能清晰的看清对方。

“他要超过去了。”

诸葛冰冰看到对方车辆已经逐渐超出半个车身,心里越来越沮丧失望,无奈的说道。

输赢就是这样,往往都是差之毫厘的优势!

对她来说,秦烈能跟对方拼到现在,已经足够让所有人大跌眼镜,她甚至都想为秦烈喝彩!

可话说回来,两人却都是失败者,一个损失了二百万,而自己车子彻底需要大笔的钱维修。

还剩几百米的距离,人群中传来的惊呼声,口哨声都清晰可闻!wavv

侧头望去,卡克拉的眼睛中充满了得意,死死的向右拽住方向盘,保持着半个车身的优势!

吱!

就在此时,车辆猛的停顿,要不是系着安带,她整个人都会飞了出去。

只见秦烈紧紧抓住手刹,猛的拽了一把方向,整个法拉利在公路上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漂移。

而卡克拉还死死拽着方向盘,想要耗到最后,却突然之间失去了依托,就像两头绷紧的弹簧,一边突然松开。

根本反应不及,车子直接在法拉利的车前闯过,向公路的右侧冲去。

轰!

秦烈猛的一脚油门,轻松的越过了终点线!

现场的欢呼声,口哨声嘎然而止,众人都目瞪口呆,显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

法拉利赢了!